威尼斯手机版所有网站

手机扫一扫

秋芦如雪
发布日期:2021-09-09    作者:杜欣欣    
0

时光荏苒,当白昼不再长得漫无尽头,早晚的风开始略带几分凉意,脖颈里悄悄然传来岁月的初寒,我们行走在时光的针脚里,静静聆听秋的耳语。

秋芦如雪

当时光重叠在一株草上,枝叶盘错出姿态之美。作为一株秋天的草,行走在凉薄的秋光里,让人一见倾心。而芦苇成就了秋天最美的姿态,是萧索秋天里最不该错失的美。浩浩荡荡的芦浪翻滚,自有一番不能尽述的美和震撼。然而我却喜欢她身披彩霞幽思的秀美,怜爱她霜摧雪残的凄楚,迷恋它曼妙翩然的舞姿。

芦苇初长成,有一个极富诗意的名字,叫蒹葭。那是诗经里遗落的名字,也是它碧绿的乳名。早春三月,蛰伏一冬的老根,冲破坚硬的泥沙,萌发嫩芽,丰沛的水源,温暖的气候,赐予她阳光雨露。凝神细听,你会听见,她坚韧的拔节声,经过整整一个春天的休整,只待春雷一声吼,她便伺机而动,未及盛夏,江岸便形成一堵黛绿色的厚墙,兀自碧绿繁盛,翁翁郁郁,浩浩荡荡,像列阵的士兵气势不凡。每到盛夏,生长在江畔的芦苇,总让人想起诗经里温婉的女子,身着绿罗裙,头绾绿玉簪,在诗经里摇曳生姿。微风一吹,一茎茎纤弱的芦苇,腰肢柔软,随性舞动,更像是一个人起起伏伏的心绪。初秋时节,他们便不约而同的冒出白色的花絮,从白到红,再到深红,然后再变白。一株株瘦长的芦杆,那簇拥摇曳的芦穗,风雨过处,飘摇着神奇的画笔,蘸江水为墨,尽情挥豪写意。到了深秋,芦花开了,一年中最诗意阑珊的时候,也就悄然开而至,芦花像一个个自由的精灵,尽情的把花季的灿烂和自由挥洒到极致。一阵风吹过,芦花翩翩然舞动着轻柔的身姿,像一个旋转跳跃的舞者,飘在幽静的池塘水泊边,飘在诗人的案头笔尖上。霜降过后,依然有几株枯黄的芦枝坚强屹立,宛若胡杨。在不着眼处爆出一点撩人心的景致,让人在萧瑟暮秋里遭遇一场不期而遇的欢喜。

漫步于十里长堤,放眼望去,一片雪白。纯纯的,柔柔的,顺着长蛇般蜿蜒的小路前行,就会进入芦苇深处,芦苇丛密不透风,足有两米多高,苇梢在头顶高处摇曳浮动,穿行其间,有种被融化淹没的感觉,风吹芦叶,沙沙作响,行至芦苇深处,《史记》中的种种情境便翩然浮现于脑海,恍然间我读懂了一代名将们骨子里的坚韧和忠诚,睿智和悲沧。倘若寄身木筏,去溯芦苇之源,你也会发现,苍凉凄美的芦花那么轻易就能拨动深藏的沧:屠返耐闯。夜幕降临,芦苇荡虽没有灯光的侵入,却依然能穿透世俗,明亮一片,配以无边的夜色,更显宁静空灵。

风雨中的芦苇也别有一番景致,它们在风雨中此起彼伏。一滴雨又一滴雨,顺着芦苇的清瘦滑过天际。湿漉漉的水汽无边晕染开来,大型的雨幕裹挟着一片片洁白的芦花随风摇曳,曼舞轻扬,像写在大地上的诗行。此情此景令人释然,仿佛再坎坷的人生路,再惆怅的心境,都能消解在她那白如雪,轻如羽的绕指柔之中。芦苇以旺盛的生命力诠释坚强,用他独有的姿态,将这片苍茫站成永恒,一份骨子里的清高,一份傲然于世的冷峻,坚韧的性格让他成为生命的主宰,继而奏响人生的华美乐章。

我喜欢这样一句话:“人是会思考的芦苇。”红尘世俗,纷扰繁杂,而我只想做芦苇不思考亦无自扰,风来了便起舞,风过了就静立。甘愿在江畔的芦苇深处,隔着一些浮华,守着一些清冷,在某个黄昏,围炉煮茶,笑看花开,细细体味岁月静好,既不争辩,也毋庸和解。

秋风起,芦苇之所在,便是溯洄之所在。(汉钢公司计量检验中心 杜欣欣)

威尼斯手机版所有网站_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